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 >> 被乾爹当老婆襙

被乾爹当老婆襙

时间:2018-09-24 我的表情僵硬,瞇起双眼拿起洗脸台上的验孕棒,彷彿这是和蟑螂同样的玩意儿,要不就是把它踩死,要不就等着让它把自己吓死。
我怎么可能会怀孕?我有什么好怕?只不过是月经迟到一阵子罢了!
就当是尝试好了,好,一不做二不休!
于是我一鼓作气撩起睡衣的下摆,脱了小裤裤,坐上马桶,将双腿微微打开,咬着牙。
抖个不停的手指透露我紧绷的情绪,我捻着验孕棒往下一摆。
没多久,我抬起手,瞪着白色验孕棒,看见测试区已让尿液给渗透,到此为止,完全符合说明书上的指示。
我将验孕棒摆好,穿好小裤裤,抚平睡衣,洗了手,接着就是五分钟「漫长」的等待。
摊开说明书,我比对验孕结果,[嗯?] 我瞪大了眼,皱着眉头,瞪着眼前那红色且刺眼的两条线。
老实说,我已吓出一身冷汗。
[坏掉了!一定是坏掉了!]
[怎么可能!两条线,,,啊!] 我尖叫了一声,微微啜泣。
[我不可能,,,我怎么可能会,,,怎么可能怀孕了?]
我捂着自己平坦的小腹,怀疑地看着镜子,问到: [我真的怀孕了吗?]
未婚的我,没有交往的对象,然后有了爱的结晶?
[那,接下来呢?乎,,,] 我歎了口气,脑袋被吓空了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我常在想,性爱到底是什么?
是场延续后代的神圣运动,还是一场游戏?
今年19岁的我,是该感谢大我30岁,名义上的老爸—郑伯伯。
是他领养了我,是他给我吃、让我住、又供我唸书。
从八岁被他领养开始,我就是个温驯、听话的孩子,所以他对我更是相当疼爱,有如亲生女儿般的照顾,还记得从小,芭比娃娃、床边故事,学钢琴、跳芭蕾,女孩们的回忆我一样都没少,或许大家觉得,我过得就是正常孩子的童年生活,但是,十八岁那年,他却强迫我做最不堪的情事—在床上取悦他!
我以为在乾爹眼中我永远只是个孩子,他不会对我乱来,儘管我们同床。
可我错了,乾爹冷酷地玩弄我的身子,在他的慾望下,我失去了初夜,那一夜,刚满18岁,未经人世的我,被乾爹一次一次的佔有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乾爹从小带我长大,我们一起洗澡、一起睡觉,常常我也会看见他的生殖器,但他从来没有伤害过我,就连月经初潮这样的事,也都是他料理过来,很不容易,或许就是这样,我对他可说一点戒心都没有。
十八岁生日的晚上,我穿着T恤和短裤,甩了甩未乾的头髮在客厅看电视,乾爹疲倦的回到家中,放下公事包,露出了温柔的微笑看着我: [我回来了,凯芸]
[爹地,怎么那么晚回来?] 我站起身,走进厨房,拿出特地为他留下的晚餐,这种感觉算不上幸福,却有一种微微淡淡的恬静和温馨滋味,[先别忙了,凯芸,看我买了什么生日礼物给你!] 乾爹拉下领带,在沙发上坐下。
[哇,是新的平板电脑!谢谢爹地!] 我忍不住扬起嘴角,又叫又跳地到乾爹身旁,[喜欢吗?]
[嗯嗯!]我神情愉悦,用力点点头。
[喜欢就好,喜欢就好,,,,,,]
我急忙地打开包装盒,忍不住心中的欣喜,可是,突然想起了有什么事情没做,[啊!对了!爹地还没吃饭吧!我都忘了,,,抱歉,,,抱歉,,,我赶紧準备!哈!]
[瞧你开心的,爹地晚上和客户应酬时,有吃了些,不必忙了,,,爹喝了点酒,先去洗澡,你慢慢玩你的生日
礼物吧!]
我挑了挑细眉,笑嘻嘻地对爹地说: [遵命!谢谢爹地!凯芸最爱爹了!]
我坐在床上研究着新玩具,房间里头都是我玩游戏的声音,而浴室里也不时传来爹地洗澡的水声,不知道过了多久,[凯芸,你要洗澡吗?] 在我专心时,乾爹已经洗好澡了,穿着睡衣走到我的跟前。
[啊!又死了!哼哼!] 我嘟着嘴,作势生气地看着乾爹,我继续说着: [哼!都是爹害我输的!讨厌!]
乾爹笑了笑,他说: [刚刚还讲最爱爹了!怎么那么快就变了?]
[哼哼!谁叫爹地要在这时候出来!]
[哈哈,哈哈,抱歉,抱歉,爹的错,爹的错!哈哈!哈哈!]
乾爹说完话就坐到了我身旁看我玩游戏。
慢慢地,乾爹的眼神变得深沉,在专心玩游戏的我并没有发现他的异状。
[左边一点,,,左边一点,,,右边一点,,,右边一点,,,]
我玩着手中的平板电脑,身体激动地随着里头的画面摆动,不知不觉躺进了乾爹的怀里,乾爹的胸膛从后方贴着我的背,这样的行为对我来说并不陌生,我从小就常这样倚着乾爹,所以只是平常心地看待,不时还回头对乾爹说: [爹!这好好玩!好好玩!你要玩吗?]
[哈哈!你玩就好!看你那么喜欢这礼物,爹地就满意了!]
[哈,爹地最好了!]
[只要是你想要的东西,爹地就会想办法给你弄到手。]
[嗯嗯,,,嗯嗯,,,哈,,,谢谢爹地!]
我不知道乾爹究竟看了自己多久,我专注把玩手中的平板电脑,他似笑非笑地抚上我柔弱的肩膀,我细细的洁白绒毛,在他指下滑过,他对我说:
[那么,,,爹地想要的东西,凯芸也会帮嗲地弄到手吗?]
[当然啊!爹地想要什么?] 我爽快地回答他。
[那,,,爹地想要你当老婆好吗?]
[爹地在胡说什么!] 我娇斥道。
他对我暧昧地眨眨眼: [爹地很认真。]
我没好气地白他一眼: [一点都看不出来。]
[需要我以行动来证明吗?]
我没有发觉乾爹的怪异,直到他突然吻了我的颈子才惊动了我: [凯芸,可不可以让爹地,,,]
[啊!爹地!你干嘛!] 我如小兔子受惊般望着爹地,[凯芸!满足爹地一下!] 他用霸道语气说完,猛地俯下脸,嘴唇封住了我的唇,给了我一个深入而激烈的吻,他舌尖不断地挑逗着我的,尽情地索取着我口中的甜美,迷恋地交缠在我的唇舌之间,像是怎么尝都尝不够。
原本我手中的平板电脑也在挣扎中掉落到了床下,[放开我,放开、放开我,,,] 我每说一个字,心窝都是一阵紧揪,让我就连说话都感到困难,爹地一边亲吻着我,粗糙的手指上也移到我的领口,[凯芸真美!爹很喜欢。] 他满意的口吻,带着戏谑口气说完,便将我上衣扯开,我白皙的胸部曝露在空气中,粉嫩的樱红乳头在他面前挺立着,我闭上眼睛,不敢再看,身子却没用地瑟瑟发抖起来。
[啧,怎抖成这样?] 乾爹轻歎,望着他眼前无助的我,那个他从小养大爱哭的乾女儿,我以为他对我的爱是无私奉献的,是正常父女关係的关爱,可没想到,他对我的爱,只是男女关係的性爱,看见我溃了堤似涌出的泪水,乾爹的眸光一黯,非但没有放开我,反而捏住我的脸蛋,像是想要把身下的我给强悍地佔为己有,不让我有任何空间拒绝他,远离他!
这一瞬间,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,我想抗拒,我想要逃开,从小到大,乾爹从未像现在一样吻过我,从未像此刻一样几近蛮横似地拥抱我,我被乾爹的强悍给镇住了,好半晌不知所措。
乾爹再也不想维持那该死的风度与温柔,他只想要眼前的我,想要在我身上烙下痕迹,直到我完全归属于他为止。
[不要,,,爹地,,,放开我,不要,,,我不要,,,爹地,,,]
我微弱的喊声,像是弱小动物的鸣叫般,身上的衣物就像是脆弱的纸片,完全抵挡不了他的侵袭。
感觉得出来,乾爹心跳加快,我从未像此刻一般,如此强烈地感受到男人的存在,他的温度、他的味道、他的气息,透过他强健结实的拥抱让我彻彻底底的感受到了。
我推不开他,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推不开他。
[爹地,,,不要这样,,,爹地,,,不要这样,,,]
当他女儿那么久,与他无数次的拥抱,我却不知道他的臂膀可以犹如钢铁般,感觉下一刻就能折断了我的腰肢,乾爹牢牢地扣住我的手腕,吮吻啃咬着我雪白的肌肤,他在我纤细的肩上,以及柔嫩的胸脯上,印下了无数个浅红色的瘀痕。
[啊!] 我咬住下唇尖叫一声,乾爹的大掌强硬地分开我的双腿,我想跑,可是转身却被牢牢固定在床上,我背对着他,不明白他下一步想做什么,[养女千日,用在一时!凯芸,你十八岁了!爹等这天等了好久!]
那属于悲伤的滋味令我觉得心痛,他低吼了声,扣住我柔软的娇躯,接着,乾爹用他坚挺的阳具对着我小穴口猛力推进,强烈的痛楚从我下体传来,[啊,,,,,,,好痛!好痛!呜呜呜,,,呜呜呜,,,]
骤然窜起的撕裂痛楚,让我整个人都绷紧,花穴连带地也狠狠地一夹,再猛力一缩,这样的紧窒让乾爹受不了地闷哼一声,[啊,,,好紧啊!宝贝!噢,,,,好紧啊!凯芸!]
我的下体被塞进如火般灼烫的阳具,它硬实深深地、深深地插进我柔软又温暖的阴道之中,他紧拥住我,埋首在我的脸颊旁边,将深重的气息化成一个个火热的湿吻,烙在我的脸颊上,同时也尝着我泪水的鹹味。
[啊,,,啊,,,啊,,,啊,,,]
[啪,,,啪,,,啪,,,啪,,,]
[噢,,,噢,,,嗯,,,嗯,,,凯芸,这是爹送你的成年礼!]
乾爹一次次地在我的身上强悍起伏,我可以清楚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中存在着他的一部分,那强悍的贯穿,火烫地推挤着我阴道的嫩肉,我知道,我们之间再也没有比这一刻更加亲近了。
但这是真正的亲近吗?
不,这是征服,这只是他对我的佔有与掠夺。
在这性爱之中,不存在真正的相爱,就只是肉慾而已!
乾爹只是想要猛烈地在我身上洩慾!
[不!爹地怎么可以这样对我!不!怎么可以!]
[凯芸,,,女孩都要经过这关的,,,噢,,,噢,,,]
[呜呜呜,,,呜呜呜,,,不,,,不,,,爹地,,,求求你,,,不要这样,,,呜,,,]
[噢,,,宝贝女儿,,,爹地养大你,,,让爹当你第一个男人有何不可?]
我俩的身躯交缠在一起,我的脸上带着埋怨、哀伤,那一双盛满泪水的眼睛里,有着令人无法忽视的憔悴。
[噢,,,凯芸,,,噢,,,噢,,,舒服,,,噢,,,好美妙的身子啊!嗯,,,嗯,,,]
此刻趴在我身上的,真的是平日疼我的乾爹吗?他们真的是同一个人吗?
他的肉棒就这样毫不留情地在我体内进出?
[呜,,,] 压抑不住的哭泣声不停从我的唇间逸出,我一直掉眼泪,一直掉眼泪,我觉得悲伤,觉得痛苦,我无法明白,为什么乾爹如此残忍!?
我几近绝望面对乾爹强烈的侵犯,他在我的身体里,不断地抽插、不断地深入,他在我身上的每一处进行掠夺,他在我的灵魂里,更留下了一个最骯髒的污点。
我那狭窄的阴道紧紧包覆着乾爹的肉棒,夹得乾爹全身如触电似的,酥、麻、酸、痒、爽,那种美妙的滋味让乾爹难以形容。
[嗯,,,嗯,,,好,,,好棒,,,啊,,,啊!]
乾爹的呻吟声急促不已,迴荡在室内。
[啊,,,啊,,,好痛,,,好痛,,,啊,,,啊,,,]
我阵阵急促地喘息,乾爹的动作也愈来愈快,愈来愈大,力量也更加重些
[女儿,,,好美,,,好舒服!凯芸,,,爹地好爽!]
[叭滋、叭滋、叭滋、叭滋、叭滋、叭滋] 我和乾爹肉体交合的声响一声又一声。
[啊,,,痛,,,痛啊,,,轻,,,爹,,,呜呜呜,,,呜呜呜,,,]
[忍一忍,第一次都很痛的,,,以后就会舒服了!]
[啊,,,凯芸,,,爹爱死你了,,,嗯,,,你的小穴好美、好紧,,,啊,,,]
乾爹卖力的前后舞着,我穴里些许的蜜液也被他的抽出一起带了出来,我觉得花穴完全被撑到了极限,艰难地吐纳着他的肉棒。
巨大的棒身与花穴壁的摩擦所引起的刺激酥麻,让他的快感和我的痛苦不断累积,[啊,,,凯芸,,,我不行了!]
乾爹猛烈地挺动着,注视着我那小穴勉强地吞吐他的阳具,他巨大的阳具上布满了我甜美的蜜液,这淫麋地画面让他受不了,终于,他一个狠劲,将肉棒挤入我身体的最深处,乾爹一声长叫,身体蹦紧,[啊!爹射了!]
他释放出滚烫的精华,全射进了我的小穴深处。
我花穴里的媚肉在他的进出摩挲下,剧烈地痉挛、用力咬紧,最后,把乾爹那灼热的精液全部吞进身体深处,等到我的阴道停止收缩以后,乾爹才轻轻抽出阳具,只看见穴口顺着他的撤离而流出一丝一丝的黏液。
那晚过后,我跟乾爹之间就存在了一种诡异关係,我不清楚我还能有未来吗?但我也确实很需要乾爹的抚养。
纵使他强暴了我,但他并没有限制我的行动自由,我依旧重複着每天上课、上完课就回到家中,在乾爹的要求下,我成了被他豢养的宠物一般,满足他的各式娱乐需求,每天晚上,他都会激烈地索求着我的身子,像永远也要不够似的。
对于这种生活,久而久之我也就习惯了,我像小妻子一般,每天早上和乾爹差不多时间起床,帮乾爹绑好领带,接着就下楼準备早餐去了。
就这样过了三个多月,起初我感觉胃不舒服,吃饱也胀,饿也胀,每分每秒都处在躁躁的噁心感之中,有点想吐,又不是真的会吐,感觉很怪异。
所以我的反应是: [该不会,,,我怀孕了?]
在我买了验孕棒后,一切都得到了答案,晚上,我告诉乾爹这个噩耗,想不到他竟开心吼着:
[太好了,你怀孕了,我膝下无子,凯芸,你就替我生个真正的孩子吧!我光想就觉得好开心啊!]
在我十九岁的这年,我生下了一名男婴,他是我和乾爹的儿子,乾爹对我说: [凯芸,我们已经一起生活了十年,再十年,再二十年又何仿?]
就这样,我从他的乾女儿变成了他的老婆,纵使世人对我们抱着异样的眼光,但又如何呢?
我和他本来就没有血缘关係,没有所谓的伦理问题。